江可咬牙,眼睛中迸射出的杀气,如同刀芒一般的锋锐。

好像想要透过空气,剐在了顾暠霆的身上。

霍薇舞感觉到他们之间的恩怨很深,是什么样的原因能让彼此那么憎恨呢。

江可没有消逝的寒气看向霍薇舞。

霍薇舞背脊发凉,挺直了腰杆。

他在打量她。

每过一秒,她就紧张一分,怕他看出什么异样,大气都不敢喘。

他垂下眼眸,解开自己的项链,戴在了霍薇舞的脖子上。

他的手下们瞪大了眼睛,面面相觑,像是用眼神交换着什么讯息。

这条项链可是老大最重要的信物,能不能拿回自己的东西就靠这个信物了。

怎么,送给了一个陌生女人啊。

“戴着它,它能保佑你。”江可沉声道。

运动服元气少女舒展曼妙身姿图片

霍薇舞觑了江可一眼。

她可不相信这是什么护身符。

就算是护身符,她和他认识不超过二个小时,他不可能会送她。

唯一的解释,

这条项链对江可来说非常重要。

他担心被顾暠霆拿走,暂时放她这里,以后要回。

她可不想进入他们恩恩怨怨之中。

但是现在不接受,也不是明智之举。

霍薇舞沉默了,低着头,没有说话。

“老大,我们快走吧,顾暠霆很快就能上来,到时候走就来不及了。”江可手下催促道。

江可从枕头下面拿出一张地图,递给霍薇舞,“这里的地形,别再迷路了,照着这个地图,你半小时后能走出树林。”

霍薇舞接过,“那个,能不能借我一百元钱啊,我出去了,没钱坐车。”

江可从皮夹里掏出几张,递给霍薇舞,狐疑的问道:“你怎么会在树林里迷失?”

“坐了贼车来山上,差点被强,只能跑进树林里。”霍薇舞模棱两可的说道。

江可又递给霍薇舞一只手机,“里面的卡是匿名买的新卡,有一千元话费,你出去后可以打电话打的。”

“谢谢。”霍薇舞接过他的手机。

“老大,我们快走吧,顾暠霆他们上山了。”江可手下说道。

“撤。”江可凌厉一个字,一群人像是闪电一般,从房间里消失。

“老大,你为什么把信物给刚才那个女人啊?”老二不解的问道。

“放在她身上比放在我身上安,要是给顾暠霆拿走,那他就所向无敌了,手机里面有追踪器,等我们出去,可以把项链再拿回来。”江可说道。

“那如果手机没电了呢?”手下担心的说道。

“笨,她总归有开机的时候吧。”老二解释道。

江可的眼中闪过担忧,那女孩不会真的关机吧?

*

霍薇舞走之前,还是禁不住好奇,很想知道,他们所说的顾暠霆爱的女人是谁?

她一间一间的找过去。

“啊。”女人痛苦的声音响起来。

霍薇舞担忧的跑过去。

眼前的场景完把她震惊了。

冯知瑶握着死去阴鸷男的手,让阴鸷男的手里握着木棍。

木棍插入了她的**里面,血慢慢的滴到地上。

木棍拔了出来,是血迹。

霍薇舞靠在了墙上,躲了起来。

她不明白,冯知瑶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破掉自己的膜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