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说的对,我总是撒谎,最大的谎言就是我不爱你。所以我告诉你,你死了,我肯定会去死!

   ……

   夜释天,我叫叶安琪,来自另外一个世界……

   所有的画面,走马观花的闪过。

   他记起了那个叶安琪。

   那个古灵精怪,妖娆多姿,那个总是笑容灿烂,为人真诚,却又说谎成性的叶安琪。

   她总是惹他生气,让他恨得咬牙切齿。

   但是,他又从来舍不得伤害她分毫。

   他记起了一切,他想起了那个让他爱到了骨子里的女人。

   知道了在梦中,她都为他牺牲了多少。

   可是现在,她又在为他牺牲。

   夜释天的心像是一把刀在狠狠的刮,痛的他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抖。

   黄色围巾女孩穿米色大衣拉萨旅拍图片

   为什么他没有早点想起来。

   没有早点给她幸福,早点保护好她。

   为什么走到了这个地步,他才记起一切。

   夜释天的手猛地抓住叶安琪握着刀柄的手!

   叶安琪愣住——

   “叶安琪,你敢死!”他狠狠的盯着她。

   叶安琪的心底一颤,她正要说什么,突然脖子一痛,人就晕了过去。

   蒂莫西趁此机会打晕了她。

   *******

   子弹飞射出——

   犹如慢镜头一样,直射夜释天的心脏。

   鲜血喷出,染了叶安琪一脸。

   她猛地从噩梦中惊醒,大口大口的喘息。

   头顶是天花板,身下是柔软的大床。

   叶安琪想撑起身体,结果胸口太痛,又跌倒回去。

   她穿着宽松柔软的白棉睡裙,胸口被人包扎过。

   现在麻药过去了,那里隐隐泛痛。

   但是叶安琪一点都不在乎,此刻她很想知道夜释天如何了。

   床头柜上放着水杯,叶安琪抬手挥在地上。

   哐当——

   玻璃破碎。

   门外听到动静的佣人忙推门进来。

   “叶小姐,你醒啦,我去通知少爷!”

   这里是蒂莫西的私人城堡,不是斯图亚特庄园。

   蒂莫西赶来的时候,叶安琪已经撑起身体,靠着床头。

   “小狐狸,你身上有伤,最好躺着别乱动。”蒂莫西一来就叮嘱她。

   叶安琪淡淡和他对视,“夜释天呢?”

   “你感觉伤口如何,还痛不痛?”蒂莫西不答反问。

   “我问你夜释天呢?你把他怎么样了?”

   蒂莫西还是无视她的问题,他侧头吩咐佣人,“去叫医生。”

   “是,少爷。”

   “蒂莫西,夜释天到底怎么样了?”

   蒂莫西走来,面色冷然,“从此以后你都不用关心他。下次你别做这种傻事,医生说差一点你就伤到了心脏,幸好没有。”

   叶安琪不再问什么,掀开被子就要下床。

   “你做什么?”蒂莫西忙按住她。

   叶安琪冷冷瞥着他的手,“请把你的手拿开。”

   “你先躺回去。”

   “请你拿开!”

   蒂莫西蹙眉,他缓缓收回手,“你走不出这里,还不如留下来好好养伤。”

   叶安琪起身的时候不小心牵扯到伤口,疼的她微微蹙眉。

   “是不是很痛,我说了让你别乱动。”

   叶安琪还是无视他,朝着外面走去。

   蒂莫西抓住她的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