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人理她,回应给她的,是这人那道一言不发铁青着脸离去的背影。

   胡小言在背后见到,急了,追到门口,她对着那道背影就大喊:“林夜白,我刚才不是故意要吻你的,我就是被你气着了,你别生气啊,我不是有心的,以后,你要不同意,我绝对不会对你用强了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正在往外面走的那道背影,狠狠的在那个地方趔趄了一下。

   福利院院长在窗户口看到,不禁为这个蠢萌蠢萌的小丫头哭笑不得……

   年轻,真的是好啊!

   没有说什么了,直接从刚才那个年轻男人谈过的床上,把刚刚他没有穿就出去了的外套递了过来:“胡小姐,林先生外套都没有穿呢,你赶紧送过去吧,不然他刚退的烧,又该烧起来了。”

   胡小言一听,这才拿起这件外套,然后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。

   “林夜白,林夜白你等等我啊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“林夜白,你衣服都没有穿呢,你要走,也先把外套穿好了再说啊,你放心,我不该再强吻你了,我发誓。”

   “。。。。”

   清纯自拍小mm

   走在前面茫茫大雪里的男人,终于忍无可忍了,回头就咬牙切齿的厉吼了一句:“你给我闭嘴!!”

   那真是恨不得撕碎了她的暴跳了!

   她还敢发誓?

   他信不信现在就弄死她?

   他一边往前走,一边气到骨骼咯吱作响。

   好在,背后的女人听到,总算是不出声了,于是他踩着那满地的白雪皑皑,来到了马路边。

   本来想说拦一辆的士回去的,可他到了那里后,等了许久,竟然都没看到一辆车过来,也不知道是因为快过年了,已经没什么的士了,还是因为在下大雪的缘故。

   林夜白站在了那里,看到这样,本来就不好的心情,更加的糟糕了。

   “现在应该是没有车了,要不然,我去福利院把车开来吧?”正站在那里一脸狂躁,背后,那讨人厌的声音又过来了。

   林夜白一听,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,他就回头狠狠的瞪向了她:“谁让你过来的?”

   胡小言赶紧解释:“我给你送外套啊,你已经生病了,快穿上,要不然病情该加重了。”

   一边说,一边就拿着手里的外套,要往他身上穿来。

   林夜白看到,眉眼间里的憎恶更重了,将那件递过来的衣服用力一甩后,也没有去管那么多,人就转身,往右边方向去了。

   胡小言没有想到他会这样,一个没注意,踩着细高跟的脚,站在雪地里顿时跟跄后退了两下,人就朝下面那条马路栽了下去!

   “啊!!!”

   “滴——”

   两个尖锐声音几乎是同一时间响起,等到林夜白回头时,马路上,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,已经打着双闪风驰电掣的朝那栽下去的女人撞了过来。

   该死!

   他看到这一幕,顿时,心底一阵恐慌涌出,连想都没有想,人就飞快的折了过来,以闪电般的速度朝着女人捞了过去。

   砰——

   刚捞回来,那面包车就撞上去了,一声巨响,连那片花基都变成了粉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