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姒追出去的时候,已经晚了一步,洛城已开车走远。

她顿在原地,轻叹一声,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了。

洛城这么要强,又这么喜欢她,怎么可能放她去唐少白身边?

洛城生气,不过是因为在意她罢了。可她如果不出手,这一次即便洛城赢了唐少白,唐少白还是会继续下一次的攻击。

与其永无止境地在这个怪圈兜转,不如她直切要害,一的中矢!

但这回不能跟洛城对着干,一定要征求他的同意,她要跟那个男人讲道理。

思及此,她乘搭地铁前往洛城。

洛城紧绷着俊脸到达公司时,米小加热切地迎上前,笑道:“洛总……”

“你别出现在我跟前,看到你心情就不好。”洛城看到米小加,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宫姒那个杀千刀的女人,只会害他生气。

他突然间走了,岂不是放任那个女人向自己的情敌投诚?

米小加本来是想告诉洛城,宫姒在他办公室等他,可是看到洛城的态度不好,便懒得再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-股,当下闪身回到秘书台。

洛城则心事重重地进入办公室,在看到坐在他办公桌前的女人时,他眸中闪过一点惊喜,尔后很快回复常态,冷声道:“宫记者,这是你的座位吗?”

草原牧马姑娘清爽动人

还真把自己当成主人了?该死的女人,他现在在生气,以为自己笑得好看他就不气了?

“这是我亲亲老公的座位,就等于是我的座位。老公,我亲自泡了一杯最好喝的咖啡,加了我满满的爱心,你喝喝看,好喝死了。”宫姒对洛城的冷脸不以为意,对洛城放出明媚的笑花。

别以为她没看到洛城乍见她时眸中闪过的惊喜。这个男人明明就很喜欢看到她,还在装。

看着眼前眉眼弯弯的女人,洛城努力绷紧脸,不能让这个女人太得意,忘记以夫为纲的事实。

他接过咖啡,意思意思地喝了一口,薄唇吐出字儿:“难喝!”

“可是小加刚才还喝了,还说不错。”宫姒辩解,觉得洛城是在玩针对。

“你给米小加喝了才来给我喝?宫记者,有你这样的人妻吗?”洛城狠瞪一眼宫姒,非常不爽。

“没有,小加就是一试毒的宫女,你是皇帝,试问宫女怎么能跟皇帝相比?洛总,您老再喝一口试试,味道真不错。”宫姒说着对洛城笑得谄媚,希望男人别再刁难她,她快笑不出来了。

洛城再喝了一口,还是同样的两个字:“难喝!”

咖啡再好喝也不能说实话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这个女人从来不对他好,一对他好肯定有问题。

“那我自己喝!”宫姒没好气地回道,打算自己把咖啡喝了。

谁知洛城抢过咖啡,两三口喝完,再把杯子塞回她手中,还真把自己当皇帝了。

宫姒想了想,跟在洛城身边,洛城才坐下,她瞬间就坐在了他的大腿上,再顺便圈上他的脖子,对他露齿一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