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裳眉毛挑起。

什么时候长相成了判断一个人,甚至诋毁一个人的标准了?

明明她们心底嫉妒,却偏偏找个幌子,以高者的姿态去诋毁着他们所认为的弱者。

夜煜脸色黑沉。

他比商裳的听力好,商裳听到的,他也听见了,但跟一群路人计较,就显得他们太没有风度。

夜煜突然低头,在她唇上印上了一个吻。

吻得太突然,商裳发愣的看着夜煜,睇见他眸底浓浓的神色,立马明白他是介意周围人说她了。

趁着他低头的时候,摸摸他的脑袋,“就是一群心理自卑的人的自怜自艾,反正我长得比他们好看。”

“恩。”夜煜沉声道,唇角纵溺的扬起,“你长得比他们都好看,好看一万倍。”

擦了擦她嘴角的粉底,夜煜又皱眉,“以后,还是别化得这么难看了。”

他宁愿他麻烦一点,去解决掉那些麻烦的情敌,也不想她受了委屈。

“祝柔她以前跟艾伯特认识吗?”上了车,商裳问。

长发美女优雅气质漫步银杏林低头浅笑写真图片

夜煜看了她一眼,用眼神在询问。

商裳解释道:“今天祝柔来餐厅找我,见到了艾伯特,但神情有点不太对,之后坐出租车就走了。两个人说第一次见面,但我感觉不太像。”

夜煜在脑子里搜索了下叫艾伯特的这么人。

那个喜欢缠在商裳身边,M国的男人。

M国!

“大概是那个让她放弃一切,跟着去M国的男人吧。”夜煜淡声的说道。

商裳一点不意外,“这倒是有点像她的风格。”

两人现在僵成这样,看来当初远去异国的结果,不太好。

“她眼光不好,当初为了这个男人跟家里人闹僵成了那样,结果伤痕累累的又溜回了国,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”夜煜说道。

商裳有些明白了。

祝柔跟家里人关系不好,所以她以前也没有见过她,她以前娱乐圈的道路没有走这么远,艾伯特自然也没来Z国找她,更没有和祝柔的这次再遇。

她无意中,让两位曾经的恋人又相遇了?

不知道这是好的,还是不好的?

“在想什么?”夜煜见她发呆,突然问她。

商裳摇头,要弯头瞥见窗户倒映着的自己的脸,微一怔愣。

她是从什么时候,对夜煜开始不设防了?有些话、有些神态,竟就这样在夜煜面前丝毫不加掩饰的露出来了,夜煜没有感到奇怪过吗?

又或者,其实早就觉得她奇怪了,但是却没有说出来?

商裳的心里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。

两天后,商裳要进组了,夜煜陪她吃了早饭,又亲自送她到机场,未了避免被记者拍到画面,他才没有亲自把她送到登机口。

“我走了。”

商裳身子刚探出车门,突然又被一股力道拉了回去。

夜煜扣住她的后脑,对她的唇,深深的、用力的、热烈的吻上去,将她的啃咬的又红又肿,眸底漫出雾气,迷人的要命,才肯放开她。

“记得要每天想我。”他说。

对于他孩子气的要求,商裳眉眼弯起的应下。